大发快三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首页幻灯片 >宋志平出席第一届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,谈国企改革的成就与挑战

首页幻灯片

宋志平出席第一届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,谈国企改革的成就与挑战

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11

微信图片_20191111141033.jpg

       11月9日,由中国国有企业研究院主办、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协办的“2019(第一届)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”在中国大连高级经理学院举行。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办常务副主任尹义省,中国大连高级经理学院常务副院长、中国国有企业研究院院长董大海等出席论坛并发言。中国建材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,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宋志平出席论坛并作了题为《国企改革:我们的成就和挑战》的主题演讲。

       本届论坛以“国企改革攻坚战”为主题,国资监管部门相关领导、国企智库专家、知名学者、国有企业家等百余人汇聚一堂,围绕国企改革政策思路、前沿理论、实践经验等问题展开了深入交流与探讨。

分享精彩演讲实录:

国企改革:我们的成就和挑战

——在第一届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的演讲

宋志平

微信图片_20191111141041.jpg

       大家好!今天非常高兴来大连高级经理学院参加首届中国国有企业研究论坛,本次论坛主题是“国企改革攻坚战”。论坛开始前,我还问董大海副院长“攻坚”指的是什么,结合论坛主题,我和大家分享关于国企改革的观点。

       国企改革是一个沉重的话题。我在国企工作整整40年,搞改革也有20多年。1994年,国家搞现代企业制度试点的时候,我当时所在的北新建材就是试点企业。2014年,国务院国资委推出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,我所在的中国建材集团又是试点企业。国企改革我“试”了20年,从“黑发人”试到了“白发人”,我也希望国企改革能尽快完成。2020年要完成国企改革的任务,论坛的主题聚焦“攻坚”,我们今年还是要攻关。

       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《决定》里提出,“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,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、创新力、控制力、影响力、抗风险能力”“有效发挥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功能作用,健全劳动、资本、土地、知识、技术、管理、数据等生产要素由市场评价贡献,按贡献决定报酬的机制”等重要思想,具有重要的含义。我们要深刻理解、加强学习,在这个基础上指导国企的改革工作。今天我分三段话和大家进行交流。

第一,我们破解了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的世界性难题

       国企改革40年我们都解决了什么?我们破解了一个难题,就是国有经济和市场到底能不能结合。按照西方社会的回答是否定的,他们认为国有经济和市场是不能结合的。因为西方国家搞过国有化运动,也搞过私有化运动。上世纪80年代,密特朗总统上台后在法国搞国有化运动,后来右派又搞私有化运动,现在基本是私有化的体制。目前搞国有企业的,大多是一些小国家,效果并不是很好。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,我们在做一个艰难的探索,到底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能不能结合起来,这一探索历经40年。刚才有嘉宾谈到国企改革时间太长了,那是因为这场改革太难了,可以说是个世界难题。

       为什么说我们破解了这个难题呢?大家看到这些年,国有经济在快速发展,民营经济也在快速发展,尽管过程中有些磕磕绊绊,但国企和民企共同支撑中国经济的发展。在今年的世界500强中,中国上榜企业有129家,大陆有119多家,国企有87家,央企有48家。有人认为世界500强是500大,不优也不强。我的看法是,当年国务院国资委成立之初,我国世界500强企业只有2家,十几年来我们的进步是明显的,当然企业如果能优能强更好,这也是我们奋斗的目标。由此看来,国企改革还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

       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《决定》里提出混合所有制经济,这个提法非常好。这是一个新的企业制度,用这个新的企业制度来解决国有经济和市场怎么结合,可以说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或者说是一个特色。因为中国不能一概去搞私有化,但又要搞市场经济,所以我们必须找到融合的方法。十八届三中全会《决定》定义了什么是混合所有制,十九届四中全会又专门把混合所有制提出来,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,增强国有经济的竞争力、创新力、控制力、影响力和抗风险能力。也就是说,发展混合所有制仍然非常重要。混合所有制就是一把金钥匙,是解决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相连接的纽带。

       2013年在成都举办的《财富》全球大会上,有场关于国企和私企的论坛,回答问题很有挑战,因为当时国企的舆论环境并不是很好,美国耶鲁大学的资深教授史蒂芬·罗奇做主持,他过去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经济学家。论坛开始,罗奇就问我:“宋先生,您怎样理解让中国国企成为充分竞争市场中的一员?”“您认为20世纪90年代关于国企上市的这个决定,是不是推动中国企业提高竞争力的主要力量?”我说,“您的问题就是答案,中国的国企是经过这么多年改革的国企,是被上市了的国企,是混合所有制的国企。中国的国企和西方理解的国企是不一样的,和计划经济时期的国企也是不一样。此国企非彼国企,此央企非彼央企。”

       大家知道,中国建材是央企,可资本金项下只有25%的国有资本,75%是社会资本。我过去工作过的国药集团,资本金项下只有35%左右是国有资本,65%左右是社会资本。中国的国有企业是新型的和市场经济混合了的国有企业,过去大家认为国有企业政企不分、没有效率,后来发现国有企业迅猛发展。其实这是有内在原因的,原因就在于改革,就在于国有企业找到了一个方法。

       混合所有制最重要的是“改”而不是“混”。十四届五中全会提出国企改革的方向是股份制改革。然而不幸的是,我们很多企业上市了,但后来大家把国有控股公司视同为传统的国有企业,又把国有企业视同为国家行政单位。对任何行政部门的要求,后面都会加上国有企业参照执行。国有企业后面再加一个括弧,含国有控股和相对控股的企业,所有的上市公司都包含进去,就像打牌一样,打到十一又被勾了回去,改革就付之东流了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混合所有制,我们欢欣鼓舞,终于找到一个出口。我们希望把混合所有制企业能区别于传统的国企进行管理,再找到第三条道路,既有国企的管理,又有民企的管理,还有混合所有制企业的管理。既然混合就不是单纯国企,为什么不能给混合所有制企业找到一个管理方式呢?

       十九届四中全会肯定了混合所有制对国有经济的作用,其实国有企业的家数不是越多越好,国有企业家数也不宜太多,应是抓大放小,而国有经济应该越来越强大,国有经济做强、做优、做大才是根上的事。现在也在改变说法,大家可以仔细去看,过去讲的是国有企业做强、做优、做大,现在是国有资本做强、做优、做大,提法上发生了变化,我们认识的深度在进一步加深。国企经过40年的漫长改革,找到了混合所有制,架起国有经济和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桥梁,只要我们坚持,不再把混合所有制流于形式,不再把混合所有制认为是国有混合所有制,这样我们离成功就不远了,我们就为改革而欢呼。因为我们又迎来了一次重大机会,是党形成的决议、共同的认识。国企改革我们找到了解决的方法,问题是这个方法大家是不是想清楚了,是不是真正喜欢它,还是只是“叶公好龙”。如果还是抱残守缺,把混合所有制简单流于形式,再给勾回去,我们就会失去这个宝贵的机会。

第二,我们的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就

       我今天站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国企改革的认识,就是因为中国建材因改革取得了佷大的成绩。20年前,中国建材集团营业收入仅有20亿,是一家资不抵债的公司。它是如何怎么发展成现在营业收入4000亿、利润300亿,全球最大的建材公司呢?这家公司没有任何的垄断。要说国家的支持,20年前国家给的支持更多,但那个时候公司却步履艰难,但恰恰是因为迈入市场,公司又活了起来,而且活得还不错。不仅中国建材一家国企这样,这其中一定是我们做对了什么,那么我们做对了什么呢?现在我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       成就一:上市混合

       今天中央企业70%的资产在上市公司,或者说我们主要参与竞争的都是上市公司,很少是国有独资公司。上市后,募集的大量资金用于支持公司的发展,如果没有上市,大多的国企和央企可能活不到今天。上市是我们做得非常正确的选择,当然当年上市的时候也是因为没有资金,才选择去上的市。上市以后,我们引入市场机制,就得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尽管没能全做到,但毕竟和过去单一的国有企业不同了。任何政府部门都会想到这是一家上市公司,要注意到还有股民,还是有约束的,所以“上市”对我们来讲意义深远。我先后经历了北新建材在深圳上市、中国建材H股在香港上市、国药控股H股在香港上市等等,目前中国建材有13家上市公司,国药有6家上市公司,通过上市,企业募集大量资金,同时引入市场化机制,在市场监管下发展。

       成就二:董事会建设和薪酬改革

       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董事会、薪酬制度改革等等,这些对央企来讲是一件很大的事情。外部董事在董事会占多数是对的。《公司法》里只有董事,没有外部董事、独立董事、职工董事之分,不管董事来源是什么,在董事会里只是董事,而且董事最大的作用是促进企业发展,而不是在董事会里一部分董事监督另一部分董事。应该由董事长做班长,组织董事们一起开好董事会。董事的来源可以是多元化的,因为通过来源调整董事结构,减少内部人控制的可能。董事个人要对自己负责,要对公司负责,这个问题不能搞糊涂。

       我们的薪酬制度也是做了半市场化的改革。二级、三级公司是放开了一些,但我们还是有一些限制,所以我们没有完全市场化,是半市场化的薪酬制度。即使半市场化的薪酬制度,在今天看来,仍然起到改革的作用。所以,国资委外部董事占多数的董事会和薪酬制度的改革,促进了整个央企的进步,我们应该肯定它的进步作用。

       成就三:坚持主业和瘦身健体

       这些年,国企、央企坚持主业的做法是对的。国资委主张央企三个主业为限,“一主两辅”。最初企业都不是很理解,但正是因为有主业的限制,成就了48家央企成为世界500强。大家知道,很多企业一有赚钱业务就想做,如果没有这个限制,这些企业今天都不知在做什么。过去这几年,很多民营企业没有主业意识,就犯了错误,都是机会主义,没有长期主义,觉得什么赚钱就一哄而上做什么,结果形成很多损失。

       在瘦身健体方面,央企取得了很大的进展,也是做对的事情。近三年,央企减少近1. 4万家企业。中国建材减少400多家企业,管理层级从7级压减至4级,压减冗员5万人,未来三年还要再压减5万人。中国建材的财务杠杆降低13%。而恰恰相反,很多民企却在抵押资产、质押股权,大举扩张规模,过去国企曾走过的弯路他们又全犯了,犯一轮错误后才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      成就四:创新转型

       大家都知道,央企是创新的组织,一大批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标志性重大科技成果,如大国重器等都是由央企完成的。像中国建材有26家科研设计院,3.8万名科研人员,1.2万项专利,中国建材行业几乎所有的技术都是由中国建材提供的,每年国家科技一等奖、二等奖都是中国建材所获得。这些年,我们的创新转型做得都不错。

       成就五:“一带一路”

       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过程中,国企、央企领头打头阵,比如架桥、修路、打井等基础建设都是国企、央企承接的。中国建材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建了300多个水泥厂,全球65%的大型水泥厂是由中国建材建设的。试想如果没有这些水泥厂,当地该如何架桥、如何修路,过去非洲地区每吨水泥2000元,现在只有300-400元,大大降低了建设成本。30年前,中国的水泥设备等都是从跨国公司购买,而现在很多跨国公司都是从中国建材购买,“30年河东,30年河西”,为此我们做出了重大贡献。当然我们在“走出去”道路上,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过程中,也和跨国公司共同合作,共享机会。我们在进博会上签署相关合作协议,与ABB、施耐德等很多企业寻求合作,而不是“吃独食”。

       成就六:党建工作

       2016年10月,全国国企党建工作会在京召开,习近平总书记作了重要讲话,国企的党建工作有了实质性提高。党建工作很重要,企业做大了用什么管理整个公司呢?西方有一个词叫“企业文化”,企业文化还有一个深刻的解释是“企业宗教”,不然企业几万人、几十万人分布在世界各地,靠什么有统一的思想。中国公司也是如此,要建立自己的企业文化。实际上党建工作就是我们基础的政治文化,这些年整个市场环境净化,我们可以安心做事。过去我们做事情,要考虑到方方面面,要按照社会濳规则去做;现在做起来就很简单。党建在企业里,我主张党建文化一定要和企业经营相结合,中国建材在党建工作中,牢牢坚持“四个结合”。一是党建工作要和治理管理结合,始终坚持两个“一以贯之”;二是党建工作要与生产经营相结合,不能“两张皮”;三是党建工作要和企业文化相结合;四是党建工作要和廉洁从业相结合,真正发挥独特的政治优势。

       国企要向民企学习他们的市场意识、企业家精神、市场机制;而民企要向国企学习战略规划、管控体系、党建文化和团队建设,这是民企比较薄弱的。国企和民企要互相学习,取长补短,不只是国企向民企学,民企今天出现很多问题,也应该好好研究国企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,也要向国企学,这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第三,我们面临的挑战

       我们现在面临不少的挑战,大家可能会说,国企既然搞得这么好,那就别改革了。其实说得不对,因为我们还有更高的要求,我们要建世界一流的企业、要实现高质量发展、要加大国际化步伐,所以要继续改革。我们前面的改革还有不到位的地方,还有半市场化的东西,还有面临很多挑战。我们的改革还有最后一公里,改革还有最后一扇门必须推开。当前国企改革面临三个挑战。

       挑战一:市场化竞争中性的问题

       不论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,企业竞争要中性。按照国企的分类,如果是公益保障类的企业,就应该国企自己做,民企不一定参加,因为属于非竞争领域,本身是政策性也不赚钱,即使赚钱也是有政府补贴。在竞争领域的国企,就应该坚持竞争中性原则,否则在市场里,一方面用的是纳税人的钱,另一方面是和纳税人在竞争,这样逻辑就出了问题。如果不符合竞争中性,国企在国际上也无法招投标,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挑战。讲到国企,有些人认为是“中央军”,有“红帽子”,殊不知在国内市场竞争时,民企会认为不公平,到国外去会遭到当地企业的抵抗,他们认为当地企业怎么能和一个国家进行竞争。

       我们的企业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企。比如,我原来工作过的北新建材,中国建材集团在中国建材股份持股44%,而中国建材股份在北新建材持股35%,也就是说,在北新建材这家上市公司里国有股不足15%。澳大利亚提出所谓的竞争中性,是指国有股不得超过30%;美国最苛刻的州立法规定国有股不得超过25%。而我们很多的上市公司里,真正的国有股其实都不到20%,还戴“红帽子”参与竞争,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      现在我们有了混合所有制,摘掉了国企的帽子,要进一步巩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成效。真正做到国资委管资本,聚精会神地管好资本;中国建材集团是投资公司,决定投资为国有资本增值;混合所有制企业,就是一般性竞争性企业。这个问题不解决是不行的,因为我们遇到了挑战,不能自讲自话,要讲大家通用的语言,要被市场接受才行。

       挑战二:弘扬企业家精神

       习近平总书记说,市场活力来源于人,特别是来源于企业家,来源于企业家精神,中央和国务院发文指出,国有企业也有国有企业家。遗憾的是,很多政府官员包括社会都不承认国有企业有企业家。任正非是企业家,马云是企业家,但央企有创新的领导人是不是企业家,在座大家说是,但社会上有人不认为是,觉得是国资委红字头任命的干部。如果一个企业没有企业家精神,如果企业家没有主心骨,这个企业是很难做好的。也有人认为企业的领导人、管理者是企业家,其实也不完全是,那些具有创新和冒险精神、善于捕捉机遇的人才称得上是企业家。

       最近在山东召开了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论坛,很多知名企业家都在会上进行了交流,山东重工董事长谭旭光、万华化学董事长廖增太、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等三位地方国企的负责人也参加了主题论坛,大家觉得谭旭光、廖增太、王民更像企业家。关于企业家精神,现在社会上喊得挺响,但有关部门是不是要接纳企业家精神,是不是要真正保护、爱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,这是根上的事。我们看到现在地方国企改革紧紧围绕弘扬企业家精神,比如王民65岁,为了保证他能继续做,徐工集团退出一部分国有股;董明珠65岁,珠海国资委退出格力一部分国有股,来保证她能继续做;上海绿地三家国企持股48%,职工持股26%,三家公司发表公告,不做一致行动人,保证张玉良做董事长。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,企业如果没有一个企业家,那么这个企业就没法做下去。实际上企业家是国企的核心,不要认为有个干部就可以做企业。现在有些地方国企搞得一塌糊涂,就是因为这些企业的负责人大量改由政府的厅局长担任,使企业行政化,这些国企又怎能做好呢?

       挑战三:如何建立共享机制

       企业到底是为了什么?1975年美国大企业圆桌会议制定了一个原则,即股东利益最大化、股东至上,指导了全球多年的资本主义社会发展。现在他们又聚在一起开会,认为现代企业不能只关注股东,还要关注利益相关者。我们进行市场经济改革,企业到底为什么?为国家保值增值没有错,没有所有者就没有企业。但经营者和劳动者呢?劳动者不能只给他们成本,因为他们靠工资连房子都买不起。劳动者应该参与公司财富的分配,共享成果。所有者可以得财富,但没有必要全部财富都归所有者。今天的新经济和创新也一样,企业创新后的财富是否只归创业者少数人,还是应该分配一部分给员工,因为员工通过5+2、白+黑的工作付出很多劳动。我的想法是,我们必须建立新的分配机制。

       关于分配报酬,十九届四中全会首先提出的就是劳动,这也是我们社会主义最基本的东西。我们的分配规则必须改变,财富分配应惠及职工、惠及所有利益相关者,而不是被所有者全部拿走。民营企业所有者是这样,国有企业的上级单位也应该想通这个问题,国有企业的财富不能都被国家拿走,要让出一部分给管理者、劳动者。企业的员工、企业财富的创造者应该得到应有的收获。埃及国家立法,企业的利润至少要10%分配给员工,这里指的是财富,而不是指工资成本。

       国企应该积极改革。比如说华为,去年我专门和任正非谈了很长时间,华为的成功主要是因为有任正非的企业家精神,加上它的财富分享机制。我们学万华,万华做得好也是因为机制,万华的股权结构是国有股20.6%,职工持股20%,剩下是散户。习近平总书记去年6月13日视察万华时,讲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,“谁说国企搞不好,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,抱残守缺不行,改革能成功,就能变成现代企业。总书记讲的这一席话回答了国企改革的关键点,是指导国有企业改革的箴言。

       “谁说国企搞不好?要搞好就一定要改革”就是说国企能搞好,但搞好一定要改革,不能不改革。现在有人认为国企搞得很好,还改哪门子革?“抱残守缺不行”,我们关键要理清楚“什么是残”“什么是缺”“谁在抱残”“谁在守缺”,这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。过去那些条条框框、陈旧的观念就是“残”和“缺”。政府部门和国企领导人都有“残”和“缺”。“改革能成功,就能成为现代企业。企业想成为世界一流的前提是改革能成功。

       从事国企改革部门领导,国有企业的领导人都要认真思考总书记讲的话,要不要扪心自问,要不要自我反思?要不要为改革勇于担当,放手一搏?如果认为改革都是别人的事,责任都是别人的,和自己无关,国企改革恐怕一万年都完不成,也永远没有结束的日子。

       谢谢大家!